许道清别过头去,瞪了姬庆文一眼,说道:“姓姬的,我许道清虽然同你不对付,却也不是不知廉耻之辈。若是放在平时,对你的夫人自然是以礼相待,可现在是什么时候?哪里还能管得着这么许多?不过你放心,我早已心有所属,其余女子在我眼中,便如粉骷髅一般。”

  姬庆文听许道清说得信誓旦旦,居然连柳如是这样的绝色女子都能视若无物,便有意揶揄两句:“噢哟,没想到你居然还是个坐怀不乱的柳下惠。那我问你,你中意之人,又是哪里来的九天仙女?”

  姬庆文话里满是讥讽之意,许道清却毫不以为意,一边推着柳如是往楼下走,一边答话道:“姬大人说她是九天仙女,这话竟没有半字虚言。此人不是别人,正是我白莲教的圣女,俗名叫做周秀英。据说姬大人也曾见过她一面。”

  “周秀英!”姬庆文忍不住惊呼起来,“你的意中人居然是周秀英!”

  “不错,正是白莲圣女。”许道清说道,“白莲圣女已在明尊面前发下重誓,不论是谁,只要振兴圣教、创造极乐盛世,她便愿意世世代代侍奉此人。这次在下协助教主大人抓住你姬大人,从你手里挖出银子来,自然就能凭借这笔钱招兵买马、攻县克州,创立圣教一番大事业。到时候,圣女也必会倾心于我的……”

  姬庆文听了这话,心里早就开始辱骂道:“癞蛤蟆想吃天鹅肉!”

  然而柳如是正被许道清制住,姬庆文是无论如何也不能触怒他的,只能勉强忍住心中的鄙夷和不屑,懵着头往楼下走去。

  此刻已到中午时分,赶着到“群玉院”来吃了午饭再快活一番的闲人已将一座不小的中厅做了个半满。

  他们刚才听了老鸨子马湘兰的提醒,反而被激起了好奇心,见楼梯上有人三五成群走了下来,便齐齐将目光转了过去。

  又见原本花身上成百上千两白银都难得一见的“秦淮八艳”之首的柳如是,竟走在队伍最前边,又有一人大大咧咧将手搭在这位花魁的肩膀上,更是觉得奇怪。

  看客之中一个胆大的,仗着方才喝了一壶酒强充起来的胆量,摸着皮球似的大肚子,便走到柳如是面前,眯眼笑道:“哟,这不是柳姑娘么?还记得我么?”

  柳如是现在身在险境,哪有空同这汉子多话,摇摇头,说了句:“不知道,还请让让。”

  那汉子撇了撇嘴,道:“柳姑娘是天上的

  仙女,我这样的凡夫俗子,柳姑娘自然是认不得了。不过仙女也有下凡的时候,姑娘现在脚落在地上,怎么着也得跟我唱上几句、喝上几杯吧?”

  姬庆文听了胸口立即调起火气,骂道:“你嘴里放干净些,柳如是现在是我的老婆,你再敢乱说话,小心老子回过手来撕烂你的嘴!”

  要是放在平时,姬庆文早就叫黄得功或是李元胤给这粗鲁的汉子好看了,可他现在受制于人,便只能说说狠话而已了。

  却不料那汉子竟全然没有害怕,“哈哈”大笑道:“你小子好大的口气,知道我是谁么?我是徐老相国的三公子,名字叫徐琦的就是了。哼!现在朝廷里,有多少大人是我爹的徒子徒孙,就凭你也敢对付我?呸!”

  徐老相国,便是内阁首辅徐阶,做过嘉靖朝、万历朝的两朝相国,就连权倾朝野的张居正,都是他的学生晚辈。再加上徐阶乃是江南人士,虽然他死了许久了,可在南京这里,抬出他老人家的名号,依旧是颇能吓一吓人的。

  可不巧的是,徐琦这位徐三公子遇到的这群人里:姬庆文是一个藐视一切封建权贵的穿越者、柳如是乃是恃才自傲的奇女子、而徐鸿儒和许道清两人更是挑旗造反的白莲教逆贼——四个人竟没有一个忌惮徐琦的身份的。

  因此此刻姬庆文虽不便出手,押着柳如是的许道清却早已看不惯徐琦的做派,抬起右脚便往徐琦圆滚滚的肚子上狠狠踹了一脚上去。

  那徐琦是徐阶的小儿子,徐阶在世时候便养尊处优,老父亲死了之后没人管教,更是无法无天,何曾挨过这样的打?原地滚了几圈便倒在地上,好不容易才坐起身来,捂着被踢疼了的肚子喘粗气。

  “群玉院”的看客之中,多有知道徐琦身份的,见他这样的阁老之子也被打了个半死,知道眼前这几个人定然不好对付,立即赶忙将视线从柳如是身上移开,低着头只当没有发生过任何事情一般再不敢多说半句话。

  许道清见自己只用了一脚,便让众人安静下来,又想到方才被自己狠踹了一脚的那个人的身份,心里充满了成就感,说出的话也变得中气十足:“哪里来的闲人,尽给自己找晦气。我们走!”

  柳如是闻言,缓缓向前走去,见那徐琦疼得犹在捂着肚子直哼哼,便带着三分关切地问了句:“徐公子,你没事吧?”

  那徐琦抬起了头,仿佛不认识一般看着柳如是,居然忘了自

  己刚受的伤,脸上露出笑容道:“柳姑娘居然在同我嘘寒问暖,我这一脚挨得值啊!”旋即哈哈大笑起来。

  姬庆文见此人虽然也是个痴情的,却粗鄙不堪,就算柳如是没有跟了自己,然而别的人就是轮上八圈也轮不到这个徐公子,心中竟有些可怜起他来了。

  可姬庆文这一秒钟还不知道,经过徐琦这么一闹,居然会在下一秒钟帮上他一个大忙。

  因被徐琦这样一搅和,一行人的行动略微放慢,好不容易才从“群玉院”的正门里走了出来。

  这群玉院做的是开门纳客的生意,所处的地段自然极好,隔着一条五六丈宽的大道,便是一条秦淮河,可以说是陆路、水陆四通八达,只要出了院门,以徐鸿儒、许道清的武功和机警,便是鱼入大海、游刃有余。

  然而他们走出去“群玉院”不过十步之遥,便听外头大喝一声:“站住!快放了姬大人!”

  许道清听了一愣,赶忙抬起头来,却见前头站了一个身穿飞鱼服、腰佩绣春刀的锦衣卫,而站在他身后的,便是六七十个端着火枪的军士,正将自己前进的道路堵了个严实。

  许道清对火枪的威力颇有几分了解,知道武功再怎么高强,一阵火枪打过来,自己也是必死无疑,便拖着柳如是赶忙回头往大路另一边走去。

  可他抬头一看,见又有六七十个火枪手正全神贯注地瞄准着自己,而领军的却是一个面带微笑的书生。

  只听那书生说道:“姬兄,你也有今天啊?如此狼狈,岂不惹人好笑?”

  姬庆文看到那书生的脸、听见那书生的话,立即变得异常激动:“李岩兄,你可总算来了,行动也太慢了些吧!”

  许道清是个聪明人,仅从这句话里,便听出了那叫“李岩”的书生也是姬庆文一伙的,而身后那些火枪同样惹不起,便又调转过头,要重新退到群玉院中——现在道路两头都被堵死,也只有返回群玉院再想脱身之策这一条路了。

  然而他回头只往“群玉院”的大门里瞧了一眼,去见门内鱼贯而出六十来个军士,他们身上所穿军服、手上所持兵器,同方才那个锦衣卫、那个书生所带领的军队一模一样——都是姬庆文的兵马!

  这样一来,大路两头被对手堵住、群玉院内也有埋伏,徐鸿儒和许道清面前只剩下一条尚且散发着寒气的秦淮河,已然处在对手的包围圈之中了!

  https:

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.。手机版阅读网址:m.

欢迎大家访问:飞天小说网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ftxiaoshuo.com/book/40692/226/